1404994268
54376659@qq.com

鄙视链底端?我不觉得

网络电影发展的第6年,破千万渐成“及格线”和新常态,院线IP在网络电影领域多点开花,头部影片多渠道高规则营销破壁出圈,这种新兴的内容形态、商业模式、生活方式,一切看起来前景(钱景)无限,未来可期。

但早期“原罪”在身,至今,网络电影仍旧处于大众文娱消费品类的腰尾部位置,直白直接一点,既是“鄙视链底端”。

近日,《倩女幽魂:人间情》腾讯视频热映正酣,总策划刘朝晖的《来自影视行业鄙视链底端的一封信》行业刷屏。公开信之外,关于“网大”刻板印象、污名化、原罪论、从业者的无奈和不甘、奋争与自强,各种微妙情绪不一而足。(公开信在文末)

作为“互联网+电影”最早的内容形态,“网络大电影”(网大)用付费点播模式进行分账,正是这种直面C端商业模式的确立,决定了网络电影低成本、短周期、观众至上、市场导向的强娱乐、强消费的“迎合”属性。

初生市场蛮荒。主打小投资、差异化需求,侧重对别样、稀缺内容的满足,题材定位“新、奇、怪”,如僵尸、鬼怪、穿越等。那时,网络电影作为一种流量变现的工具,猎奇元素与题材无疑是驱动付费和带动流量的关键。

“小镇青年是主体”。观影逻辑上,这部分观众极为追求“网感”、“爽感”,把“网大”当成零碎时间的娱乐消遣,而并非奔着完整内容、故事而来,更遑论教化功用。这种猎奇、刺激、新奇内容与院线电影形成类型和内容差异——他们可以在网上看到院线没有的东西。

“网络电影直男向”。那时市面上的主要内容都是直男题材,软色情、血腥、暴力、神、鬼等,也有少量和耽美、“宅腐基”擦边的类女性题材。

但彼时这部分观众的付费意识也极度浅薄。为抓住黄金“吸金6分钟”,制作方不惜以“低俗”、“色情”、“暴力”等博噱头、抓眼球;而短周期下的快速产出,就高度依赖蹭IP、傍热片式的“拿来主义”来吸引点击率,以此创收和成名。

不仅片名不离“神”、“鬼”、“妖”、“道士”、“美女”,同质化的内容和题材下,海报也高度雷同单一,成色粗糙。

导演和主创团队门槛也可以足够低。“前一天在家垒猪圈,第二天进城拍网大”当然是极致调侃,但初期的网络电影制作团队,很多都来自以前微电影,广告片,UGC/PGC制作人员,大多数未曾受过电影科班教育。

还在表达主题上“借光”当时市场流行的剧情模式和热点话题,不是道士捉妖,就是屌丝遇美。

当时,整个“网大”行业内容基础非常不扎实,人才、资金、商业天花板,创作上的瓶颈非常之巨大。

只能说,网络电影早期这种追求短期内容极速变现的商业模式,本质是一种内容发行途径,从内容初心到制宣发环节的滥竽充数,所谓“网大”很少能靠内容诚意和制作实力赢得真正尊重。就如刘朝晖公开信所言,“网大”这个名词,成为很多团队用来降低自己要求的挡箭牌。更因“佳作欠奉”,成为官媒点名批评的对象。

但另一方面,作为一种商业产品,制作离不开成本,成本关乎商业天花板。当投入成本低,内容天花板低,就没法拿很多钱做项目。在好内容获得高收益的正向循环之前,行业需要先生存,再谈发展。

客观说,彼时的“蹭IP”,“低俗化”更多是大环境下商业路线的“适者生存”之举。当然无可辩驳也是对“电影”这种内容形态的一种伤害。

经历1.0时代的蛮荒生长,网络电影成为炙手可热的香饽饽。伴随敏锐的资本入场,头部公司纷纷拿到投资,一些中腰部公司也完成了资本与资产的原始积累。

2016年中,爱奇艺杨向华提出网络电影“精品化”策略。此后网络电影单片成本从100万、300万上升到600万。近两年,千万级项目数量也在不断攀升。

“精品化”的另一表现还在于,行业开始用大IP思路做网络电影。2016年,诸多经典武侠、四大名著、知名历史人物、事件等传统影视IP被引入网络电影行业。同时,项氏兄弟、众乐乐影视等经多次作品打磨的网络电影人才力量团队则以更为熟稔的姿态比拼,一些科班、传统电影出身的创作人才也纷纷入局。拼团队、拼产品的作品意识逐渐深入。

大投入大制作背后,政策监管趋严,各大视频网站和广电部门建立起完善的审查和监管机制。

行业逐步升级的路上,上文所述显见的不堪行径大多已尸骨无存,因为市场手段自然会淘汰掉一大批跟不上环境、观众、时代的产品。

商业上,现实题材主旋律《毛驴上树》5天收回成本,最终综合收益率近3倍;题材创新《大蛇》超5000万分账;大量吸纳女性用户观影的《灵魂摆渡·黄泉》成为票房口碑双丰收的典型;《奇门遁甲》即将成新任行业天花板,成就好内容获得好回报,“优质优价”的行业正循环,《倩女幽魂:人间情》以极速破圈之势4天斩获近1800万票房打破行业纪录。

口碑上,《大地震》用“三板斧”获得人民日报新媒体对于“网络大电影”的官方认证,行业也不乏《哀乐女子天团》《睡沙发的人》等风格创新与题材试水的小众文艺片;《我儿子去了外星球》《出走人生电台》等文艺题材的深度探索;《最后的日出》《孤岛终结》《海带》等科幻题材的领先试水,他们遵循“电影”本质,有着社会思考和朴实的人文关照,进行内容层面的创新变革。

几年间,网络电影也由野蛮生长的1.0时代进阶到精品化、有表达的2.0时代,成为继剧、综艺、院线电影之后,又一个视频平台新的用户增长点。

1.0是野蛮生长,2.0是行业良性升级,2019年开始,网络电影进入提质减量,量变积累质变的演进阶段。去年10月,“网络大电影”“网大”被正式正名为“网络电影”,但客观看来,其真正的内容认知、商业市场、影响力圈层渗透上,还有着很长的路要走。

首先在网络电影产业软肋——故事和剧本上深扎功夫,人物、故事、深沉情感是其剧本升级的关键。拉长筹备周期打磨剧本,争取用更多原创精品巩固一方土地。

在内容定位,题材选取上,若不能做到绝对题材创新,网络电影起码要在“大众主流类型”基础上,用内容通俗易懂,节奏快而有效的商业化类型片操作方式,同时深挖用户习惯和痛点,走有互联网特色的“精品化”道路。

营销上,做到营销内容前置,在影片立项策划之初就将需要发酵的营销内容提前植入到影片内容中。加大短视频平台的营销资源和力度,把新的用户和看传统院线电影的用户吸引进来。

从片名海报前6分钟的逆“电影”化到回归“电影”本质,未来,网络电影必然要回归到高品质的内容竞争。网络电影受众用户也需要跨性别、向全年龄层方向发展。而强用户拉新、精准类型定位和营销创新,共同构建网络电影市场未来。

说回鄙视链问题。放眼世界,曾几何时,国产院线电影、电视剧、网络剧也都处于鄙视链中下游。内容端口,鄙视链永远存在,只不过我们需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

无论哪个产业,有人在高原有人在低处,但市场既然没有阻断从低谷到高处的路,我们也要允许他们成长,给予试错,给予热望。他们向上生长,为了争取那更多光亮,得到更多认同。

而网络电影提升整体商业价值,走出鄙视链底端,需要时间、资金、决心的投入,平台方、内容方联手,专业电影人入局,内容公司自证自强,联手拓路,在精品度和专业度上重塑网络电影行业信念。

当未来,院线电影和网络电影互相补充,各占山头,对观众来说,网络电影是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对内容方来说,网络电影是一个机会,而这个机会属于所有人。

Copyright © 2008-2020 南京米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苏ICP备01487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