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4994268
54376659@qq.com

网络科学,是一张重新了解世界的入场券

我曾经看到的一个职场事件,说的是当年某部门经理,做事雷厉风行,强调执行,敢做敢当,他还喜欢军事化管理,要求下属绝对服从。

而作为一个软件公司,员工却普遍不适应这种管理模式。一天,该部门经理巡视员工工作时,发现某技术高人上班时间在看英文技术网站,终于按捺不住:“你再看英文网站而不好好干活,明天就不用来上班了”。虽然该技术人员当面顶撞了几句,但还是慑于威严,当场关掉了英文网站。

事情往往不会那么简单,一个月后,该部门技术最强的“四大金刚”联合写邮件给公司总裁,内容是如果某人还继续当经理,他们四人则会辞职。最终该事件以某部门经理被撤职而收场。

作为部门经理,他在全力为公司的业绩而努力,公司撤他的职,是不是不公平? 如果之前那位技术人员被辞退,他也在想,上班看技术文章也是为了沉淀技术,这样被辞退,是不是不公平?

职场中这类事情司空见惯,你是去讨论是非,是去看热闹,还是去思考背后是否隐藏着一些规律?

我们可以开启网络思维来看这件事情:一个部门经理推行着自上而下的管理网络,“四大金刚”和更多的员工之间也有一个自下而上的自组织网络,当自上而下的管理网络和自下而上的自组织网络发生冲突的时候,事态会怎样变化?

当我们超越个体关系,而站在网络的视角,从关系连接来分析这些问题的时候,我们可能会豁然开朗:原来世界的改变,不是因为你有多大的能力,而是你拥有怎样的连接!

如果你认为贫富差距是世界的不公,如果你认为努力无法获得收成是世界的不公,或许你仅仅是自认为还没有网络思维,我想网络科学这个主题可能对你有益,希望我们能一起探讨。

我们活了那么多年,对世界的认知总有两把刷子,大多数人看世界会有一个基本模式,就是把复杂事物进行分解和简化,我们是不是经常会有如下的思维:

要认识你自己,你是会把人体分解成器官,再把器官分解成细胞,然后再去研究细胞的结构,分解成蛋白质,再往下就是原子。我们开发软件项目,总要按照步骤划分成需求、开发、测试、实施、运行,每个步骤再继续分解为更多步骤,最后分配到具体人的头上。我们还会把学英语分解成背单词、研究语法、阅读理解等部分,然后继续细分,例如每天背20个单词。这个模式曾经帮我们解决了很多复杂问题,在专业上,名称就是“还原论”,即把一件事情看成是更低级、更基本现象的组成物,因而只要搞清楚低级形式的规律就可以替代高级形式的规律。

我们从小一直以为把总体拆分成部分,分而治之是个很智慧的解决方法,但是为什么很多事情分开来看,每个环节都没有问题,但是整体效果却未达到?我们背熟了单词、搞清了语法,还是听不懂老外说的话...

果我们改变自己的视角,把主从、顺序的关系变成网络的相互关系,去考量网络之间连接的质量、强弱以及连接性质和紧密程度,我们将会对自己的认知提升一个关键的维度。

这个时代,我们都很喜欢说“降维打击”这个词,而基于网络的思维就是对传统分解思维的一个降维打击。

国家:因为皇帝昏庸无能,贪图享乐,所以农民起义推翻他的统治;商业:因为产品质量不好,所以卖不出去;生态:因为排放过度,所以气候变暖;健康:因为吸烟,所以会得肺癌;当我们看到一件事情,如果不能找出因果关系,天生就会产生一种不安、失控的感觉,关键是我们总能找到一点理由来解释,也许,这就是我们会产生迷信的根源之一吧。

现实往往是那些“因”的问题解决后,又不断爆出来更多的其他问题,这时,我们总会感叹是老天在跟我作对。

当我们使用网络思维替代因果思维,我们就会发现,针对这些结果,存在的不仅仅是我们看到的那个原因,而是一个相互关联的原因网络。

当有了网络思维,我们就会对任何事情持有审慎的态度,世界不是因果关系那么简单,我们要解决的不是一个表面看上去的问题,而是这个问题背后的网络!

每当谈到网络,很多人就以为要说的是互联网,而我们要谈的网络科学,绝不仅仅指互联网,只要是用节点和连接构成的事件,就是网络,这在我们身边,到处都是。

还有人一谈到网络,就认为是要“去中心化”,“去中心化”是网络一大特征不假,但是网络有比“去中心化”更重要的特征,我们会发现网络中的某些节点因连接的数量巨大,成为网络的中心枢纽,而另外大部分节点连接数很少,这就是“中心度幂律分布”特性,专业上叫“无标度网络”。我们的互联网中,恰恰产生了比传统更加巨大的超级枢纽节点。

历史也是网络的,历史学家尼尔 · 弗格森在他的著作《广场与高塔》中,总结了历史网络的七大规律[1],而这些规律同样适用于现在的互联网: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联系至弱则强网络结构决定了传染性网络是动态演化的网络产生网络富者更富的马太效应

当我们用网络思维来判断身边的一些事情,我惊叹:不论是真实的生命还是人造的万维网,在时间的演化下,最终都体现出了网络的特征,网络,成了世界的底层逻辑。

从万维网到科学家合作网,从蛋白质相互作用网络到航空网络,形形色色、各不相同的网络表现出在统计规律上惊人的一致性。

既然网络是世界的底层规律,网络思维有什么用?我这里举几个案例,可以看出网络带来的智慧:

脑神经网络:为什么我们可以“熟能生巧”? 那是大脑相关的神经突触和连接反复经过刺激而变得发达,这些关键的神经突触和连接成就了你的特长;基因网络:科学家发现了癌症与基因“P53”相关,如果用因果思维,只要解决这个基因问题,那么癌症就自然解决,但事情没那么简单,后来科学家发现,P53的背后是一个关系网络,由与P53相互作用的分子和其他基因组成的。再次说明,我们要面对的不是一个节点,而是一个网络;知识网络:知识和它的使用的场景、其他知识是一个关联网络,这个知识网络的枢纽节点,就是那些使用场景多,而且还能与其他知识相互关联的知识,这就是我们要必备的“通识”。从网络的角度上来看,网络科学知识连接了生物学、社会学、心理学、物理学、计算机科学等,它就是通识!商业网络:互联网平台的商业逻辑到底是什么? 流量越大越好、客户量越大越就是好的吗?那只是表面现象,当你学会网络思维后,你会明白那些大平台背后的逻辑,就是“创新/优化不同节点之间的链接”,阿里优化了商家和消费者的链接,腾讯优化了人与人的链接,Google优化了人与信息的链接,没有这些优化,平台什么都不是,流量、客户量大不过是“优化链接”的结果而已。管理网络:如果你是老板,你是总在担心下属不够优秀吗? 当学会网络思维后,你或许更应该担心你和下属、下属和下属之间的链接能否产生化学反应,管理好员工网络的连接,一手烂牌照样也会有机会。

人脉网络:郑路在网络课程中讲了一个案例[3],假如你要动手术,如何选择好的主刀医生呢,问院长?问系主任?看毕业学校?看简历?答案是最好去问护士长,这就是网络思维的魅力。

上一节谈了很多网络思维,各不相同,那么是否应该有一个系统的框架来了解网络呢?结论是有的,知其然要知其所以然,我后续的几篇文章都将致力于用网络的思维来形成看问题的框架。

为什么现在酒香也怕巷子深,为什么有些事情会被突然“引爆”,为什么问题会层出不穷,如何才能防止传染,如何才形成一个强大的组织...

这一切的问题中,我们都可以从网络科学中找到答案,此外,我还看到了演化的概念,为什么网络中的节点连接数相差那么大,这就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演化原理,有名家说:

我以前曾经笑说:演化算法就是没有算法,现在我发现,网络就是其中的节点相互博弈的演化模型,基于网络的算法就是一种演化算法。

我们身边的实际网络,如生态、血管、神经是这个样子,就是演化的成果。那么,成功是演化的、成长是演化的、文化是演化的、关系是演化的...,它们背后都有网络思维的用武之地。

[1] 尼尔 · 弗格森,《广场与高塔》[2] 艾伯特-拉斯洛 · 巴拉巴西,《链接》《网络科学》[3] 郑路,社会网络课

本文是网络思维的综述,是作者研究网络科学后的感悟。后续文章将从连接和关系、网络结构洞、网络与商业复杂性、网络坚韧性、网络的生命演化、网络与经济学等方面进行深度思考并进一步描述。[1] 没有网络思维,你的职业规划可能已经失效

Copyright © 2008-2020 南京米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苏ICP备0148736